《春秋公羊传》(二)
2019-03-14 14:06:35   来源:澳门新濠天地   评论:0 点击:  

  隐公(经二·一)二年
  春,公会戎于潜。(经二·二)夏,五月,莒人入向。
  (传)入者何?得而不居也。
  (经二·三)无骇帅师入极。
  (传)无骇者何?展无骇也。何以不氏?贬。曷为贬?疾始灭也。始灭昉于此乎?前此矣。前此则曷为始乎此?托始焉尔。曷为托始焉尔?《春秋》之始也。此灭也,其言入何?内大恶,讳也。
  (经二·四)秋,八月庚辰,公及戎盟于唐。
  (经二·五)九月,纪履緰来逆女。
  (传)纪履緰者何?纪大夫也。何以不称使?婚礼不称主人。然则曷称?称诸父兄师友。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,则其称主人何?辞穷也。辞穷者何?无母也。然则纪有母乎?曰有。有则何以不称母?母不通也。外逆女不书,此何以书?讥。何讥尔?讥始不亲迎也。始不亲迎昉于此乎?前此矣。前此则曷为始乎?此托始焉尔。曷为托始焉尔?《春秋》之始也。女曷为或称女,或称妇,或称夫人?女在其国称女,在涂称妇,入国称夫人。
  (经二·六)冬,十月,伯姬归于纪。
  (传)伯姬者何?内女也。其言归何?妇人谓嫁曰归。
  (经二·七)纪子伯、莒子盟于密。
  (传)纪子伯者何?无闻焉尔。
  (经二·八)十有二月乙卯,夫人子氏薨。郑人伐卫。
  (传)夫人子氏者何?隐公之母也。何以不书葬?成公意也。何成乎公之意?子将不终为君,故母亦不终为夫人也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《春秋公羊传》(一)
下一篇:最后一页